盘点12家OpenStack公司及其明星CEO

640-3

开源云市场正在进入敏感的洗牌阶段。作为起源于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的开源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技术,OpenStack被部分人视为是一股改革数据中心的力量,同时也有人视为患上了故障妄想症。

无论对OpenStack持哪种态度,这种基于云的技术已经为了IT世界最复杂多变的软件市场的核心。开源市场的特性让厂商领域中关系错综复杂。因为在开源市场中,厂商们对待开源技术的方式与常规专利技术各不相同。

OpenStack在技术上十分复杂,许多人都认为这一庞大的软件难以安装和使用。出于这种原因,在解决方案交付方面,无论是在内部还是合作伙伴之间,从事OpenStack产品与服务的厂商更多地依赖于对专业技能的培养,而不是依赖于任何其他的产品。现在,我们来总结一下12家知名的OpenStack的公司,在这场开源云的牌局之中,他们扮演者不同的角色。

Mirantis

CEO: Adrian Ionel

ionel_adrian_mirantis400

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山景城,与谷歌几乎挨着的Mirantis目前在项目贡献和市场渗透率方面均已经成为最大的OpenStack专业开发者。作为OpenStack基金会的创始成员,该公司的大部分营收来自于为客户创建OpenStack云的解决方案实践。Mirantis不仅推出了广受欢迎的OpenStack发行版,还推出了名为Fuel的工具包,以帮助用户更快捷地部署、配置和管理OpenStack云。

Piston Cloud

CEO: Jim Morrisroe

morrisroe_jim_piston_cloud400

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初创公司将重点放在了OpenStack发行版的增值上,针对创建和维护OpenStack云等劳动密集型处理程序增加了自动化功能。Piston目前已经推出了最新的软件包CloudOS 4.0,并表示他们已经不再是专业OpenStack厂商。具体的原因在于,新版本拓展了自动化软件功能,使其可以在裸机上部署大数据引擎。Piston还计划在2015年下半年增加支持Kubernetes容器编配平台的功能,并进一步多样化其解决方案。此举的目的是公司定位更加靠近Docker生态圈。

Nebula

CEO: Gordon Stitt

stitt_gordon_nebula400

Nebula曾经是OpenStack世界中的宠儿。这家初创公司由Chris Kemp创建。在担任NASA IT部门CTO期间,因为认为开源云可实现与政府系统的交互,Kemp与其他人共同创建了OpenStack项目。由于名声显赫,Nebula从许多全球顶级的风险投资公司那里募集到了大量资金。然而,在2015年4月1日,该公司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条震惊OpenStack社区的消息:“Nebula已经倒闭。”

与Nebula地位相当的许多OpenStack公司警告称,外界目前正在过度解读Nebula倒闭的消息。他们认为,虽然Nebula将OpenStack打包作为一种一体化设备的解决方案创造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技术机遇,但是这种方案注定是一种不成功的业务模式。如今只有时间才能告诉我们,Nebula的倒闭是否可以被视作一个早期的警示案例。

Cloudscaling

CEO: Randy Bias

bias_randy_cloudscaling400

这家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公司是一家以为云服务商等大客户创建定制化云基础设施和部署OpenStack业务起步的企业。在取得初步成功后,该公司将业务重点转向软件开发,并推出了基于OpenStack的Open Cloud系统。

Cloudscaling曾被认为是一家重要的合作伙伴和重要客户,但是该公司最终还是处境艰难。对此,有人认为Cloudscaling的理念过于超前,也有的人认为他们的解决方案并不完整。EMC在2014年10月以据传不低于5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Cloudscaling。

Metacloud

CEO: Sean Lynch

lynch-sean-metacloud400

Metacloud是另一家被IT技术巨头看上、并被用于提升自身云实力的初创公司。该公司位于加州帕萨迪纳市,其主要业务是提供用于创建本地云的OpenStack发行版和托管私有云服务。

Metacloud成立于2011年,其初衷是在私有环境中为用户提供完整的公有云体验、安全与控制。思科在2014年9月收购了Metacloud,以支持迅速增长InterCloud网络,并确保自身作为网络领先企业在技术上的优势。

Canonical

CEO: Jane Silber

silber-jane-canonical400

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公司推出了自己的OpenStack发行版,并将其与流行的Ubuntu Linux发行版整合到了一起。Ubuntu的普及使得Canonical成为了OpenStack市场中一家重要的公司。

2015年年初,Canonical将业务重点转向了渠道,他们认为有必要在部署OpenStack云方面对合作伙伴展开培训。该公司认为,由于合作伙伴对云操作系统缺乏专业知识,无法在市场中充分发挥该技术的潜力,因而导致OpenStack部署速度缓慢。

SUSE

总裁兼总经理:Nils Brauckmann

brauckmann-nils-suse400

这家德国Linux开发商是首批向市场推出自己的OpenStack发行版的公司之一。从那时起,SUSE就开始试图通过一系列收购让自身能够保持较大程度的独立性。近期该公司推出了SUSE OpenStack Cloud 5。他们的发行版正在不断完善,并深受那些部署早期软件测试平台的开发者的欢迎。

红帽

CEO: Jim Whitehurst

whitehurst_jim_redhat400

作为开源软件之王的红帽是首批涉足OpenStack的大型开发商之一。他们凭借自身实力、开源可靠性和强大的市场到达能力,成为了整个生态圈中一家举足轻重的公司。红帽认为,专家级解决方案提供商的缺乏正在阻碍OpenStack的部署。为此他们在2014年6月份斥资1亿美元收购了OpenStack 咨询公司eNovance,以推动该技术在市场中的普及。

惠普

CEO: Meg Whitman

whitman_meg_hp_cover400

据OpenStack追踪网站stackalytics.com称,惠普已经成为OpenStack最大的贡献者,目前该项目生成的新代码中有近20%是惠普贡献的。这家总部位于加州帕洛阿尔托市的计算巨头正通过其Helion部门和托管公有云向用户提供OpenStack环境。此外,惠普还正销售一款Helion OpenStack聚合工具。随着惠普等巨头深度涉足OpenStack项目,目前已经有声音质疑,曾经在这一舞台上独树一帜的专业初创公司是否能够生存下去。

IBM

CEO: Ginni Rometty

rometty_ginni_ibm400

IBM是OpenStack重要参与者中另一家技术巨头。目前蓝色巨人的Softlayer部门正在运行着全球最大的OpenStack公有云。这一技术支撑IBM成为混合云市场领导者的重要部分。

Rackspace

CEO: Taylor Rhodes

rhodes-taylor-rackspace400

Rackspace作为OpenStack的创始开发者,曾经在一段时间内独家掌控该技术。在将该技术交给NASA后,Rackspace意识到了这一软件的潜力。Rackspace为OpenStack项目的发展做出其他厂商无法比拟的大量贡献。然而,Rackspace的最大贡献是,让挑战者们可以迎头赶上亚马逊AWS。

尽管这家总部位于圣安东尼奥市的服务商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减弱,但是他们仍然运行着一个大型商业化OpenStack云部署,并且正继续销售着一款针对私有云的整体解决方案。据stackalytics.com称,Rackspace目前是OpenStack项目第五大贡献者。

VMware

CEO: Pat Gelsinger

gelsinger_pat_emc400

据stackalytics.com称,VMware已经成为了OpenStack项目第七大贡献者。这一排名非常令人惊讶。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自OpenStack开始展露头角后,它一直被宣传为一种可以让用户不必购买VMware昂贵解决方案,就可以实现数据中心虚拟化的技术。VMware于2015年2月份推出自己的首个OpenStack发行版。VMware对OpenStack的整合使得当前的VMware客户能够在使用OpenStack的同时,继续维持原有的VMware环境和工作负载。

注:本文编译自CRN.com。

订阅本站 打印文章